• “土地批而未供不是一个问题,而是一种现状。”对于国家土地督察济南局刚刚公布山东60万亩批而未供用地问题,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相关人士如是表示,“就像商店总会有库存一样。”

    10月起,国土资源部在全国展开清理闲置用地,山东、海南、安徽等省份开始着手摸底、清理,其中批而未供、供而未用和土地闲置情况较为严重,清理闲置土地、盘活闲置土地指标,被看作是规范违法用地的一种手段。

    国家土地督察济南局此前召开会议,公布了山东省土地闲置和违法用地状况,从2007年以来,山东省批而未供土地达60万亩,而如果把山东全省低效利用的土地盘活起来,约能挖掘出900万亩的土地利用潜能,能够满足山东全省15年需求。

    批而未供现象普遍

    山东国土资源厅人士告诉记者,批而未供主要有两种形式,一种是批而未征,原来的集体农用地已经取得省级政府农转用审批手续,但由于种种原因,还未征收的土地;一种为征而未供,土地已经取得农转用手续,并征收成为净地,但还未出让给开发建设单位。

    他认为,不同于违法占地,土地批而未供现象在全国较为普遍,“如果规模保持在正常水平,就不是个问题,只是一种现状,但如果批而未供数量很大,那就很可能有问题了,各地具体情况并不一样”。

    对于批而未供成因及背景,这位人士表示,一般都是难以拆迁和征收的土地。城市国有建设用地方面,常见的钉子户、历史文物保护等建筑都有可能成为背后主因。而农村集体土地方面,主要为难以征收的土地,“比如农民不愿意被征收”。

    大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局一位人士表示,批而未供就是土地经过省级人民政府和国土部门审批,但还未供应给使用单位的土地,“原因很复杂,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项目落地情况不理想造成的”。

    通常的情况有,一是开发企业因为种种原因暂时无法接收土地,资金短缺、投资信心等为主因;二是招商项目中途流产,“原来答应落地的项目,土地批下来,项目方反悔了,所以出现土地闲置”。

    大庆市一位国土系统人士也表示,土地批而未供现象较为普遍,造成闲置因素很多,“一般土地已经批下来了,但还没有供应给开发建设单位,都可以视为批而未供”。

    一方面是已经审批的土地出现大量闲置现象,另一方面却是各地不断涌出的违规占地问题。对此,上述山东国土资源厅人士沉默片刻后对记者表示,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“批而未供是一种现象,而未批先建等违法占地是违法行为,是不被允许的”。

    对于这方面的对立矛盾现象,多数国土系统人士表示不知道如何回答。其实,这也是让国土部门比较尴尬的现象,一边是大量闲置的土地,一边是屡禁不止的违规占地行为,两种现象几乎长期并存于建设用地领域。

    “不是问题的问题”

    多位接受采访的国土系统人士表示,土地批而未供存在多种不同情况,虽然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用地指标紧张情况,但这是一种难以避免的状态,“只要数量不是很庞大,就不是问题”。

    批而未供两种形式中,批而未征土地基本仍旧保持农用地实际状态,而征而未供则多指已经征用但未利用土地,多数处于荒芜状态,造成土地资源极大浪费。山东省60万亩批而未供土地,多数集中在工业园区和经济开发区,两种情况较为普遍。

    60万亩批而未供土地,这已经算得上规模庞大了,相当于山东省一年建设用地指标,如果这一指标能够得到有效利用,山东省预计15年内不必占用农用地即可满足建设用地需求。

    据国土资源部统计,2008年~2013年,全国土地需求量连续上升,每年新增建设用地量从400万亩增加到830万亩。山东省2013年供地率只有40%,远远低于历年水平,这也成为山东省批而未供土地数量较大的一个主要原因。

    江苏某县级市国土资源局土地利用科一位人士表示,批而未供现象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个地方的经济运行状况,“比如,某个地方批而未供土地数量很大,这说明项目落地情况不好,或者说招商成果一般,经济水平可能也一般”。

    同一个地方批而未供土地的数量变化,一定程度也反映出一个地方经济波动,“比如,今年批而未供土地是100亩,第二年一下增加到1万亩,这就反映出第二年经济发展和项目落地情况并不理想。”不过,上述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人士认为,这一指标的变化仅仅是一种现象,并不能反映出一个地方的真实经济运行情况。

    国家土地督察济南局局长赵龙表示,保护耕地和发展经济永远是一对矛盾体,而节约用地、提高土地使用效率是解决这一矛盾的有效手段。这也是国土资源部几乎每年都开展清理闲置用地的惯例动作的原因。